聯合早報報道:新加坡更多高樓拋物黑區將裝電眼
[ 來源:  |     字體大小: | |      點擊: 次 ]
煙蒂、廚余與紙巾,依次為今年首八個月,高樓垃圾蟲最愛拋下的垃圾。為抑制新加坡高樓拋物問題,新加坡國家環境局這個月加大力度,在更多地區的組屋裝置監察攝像機。

  新加坡境局曾在今年8月底宣布,將在9月至11月在武吉班讓、白沙、西海岸、豐加和三巴旺,這五個高樓拋物投訴量較高的組屋區的100個地點,安裝監察攝像機。現在,新加坡當局決定把監察范圍擴大,中峇魯與榜鵝一帶,一些高樓垃圾蟲較多的組屋也將裝置監察攝像機。

  新加坡環境局受詢時向本報證實會在這個月內,在立達路下段第48座組屋、榜鵝中第297座組屋,及第161A座組屋安裝監察攝像機。

  發言人也向本報透露,今年首八個月收到的高樓拋垃圾投訴及反饋中,32%與煙蒂相關,其次有約28%是針對廚余,緊接著有約9%是投訴居民亂丟紙巾。

  據了解,自今年初起,新加坡當局收到33起有關立達路下段第48座組屋有高樓拋垃圾問題的投訴。新加坡環境局工作人員嘗試向居民進行教育與監視工作不果后,決定在這個月為這座組屋安裝監察攝像機,希望能將屢次犯案的垃圾蟲揪出來。

  新加坡本地媒體之前也曾陸續報道過一些出現高樓拋物問題的組屋,包括勿洛北第130座組屋、宏茂橋第647座組屋、兀蘭第739座組屋。新加坡環境局指出,他們也在密切留意上訴地點的高樓拋物情況,若有必要,不排除采取同樣的措施。

  聯合早報聯記者前天前往被冠上高樓拋垃圾黑區的立達路下段第48座組屋一探究竟。

  晚上8時左右,聯合早報記者到達這座組屋底層不到半個小時,就撞見卷成一團的紙巾,與零零散散的剩飯“從天而降”。

  在這座組屋住了六年的工程師菲德斯(Firdaus Hamid,31歲)告訴記者,高樓拋物在這里已是司空見慣的事,居民拋下來的主要是一些紙巾、廚余等。

  他打趣說:“如果你一早來這里看,簡直就跟臺風席卷后一樣不堪,非常不衛生,還引來不少螞蟻和蒼蠅。我曾向市鎮理事會反映,但情況不見改善,我打算再過幾年就搬家。”

  在得知新加坡環境局將在這里安裝監察攝像機后,菲德斯雖覺得確能將一些高樓拋物者揪出來,但他也指出:“一些丟垃圾的好像都是些老人,要老人改變隨手亂扔的習慣,恐怕并不容易。”

  每天都會來這里探望母親的黃婉文(37歲,客戶服務員)受訪時則認為,在這里安裝監察攝像機是件好事,因為能起到阻嚇作用,提醒居民不要從高樓亂拋垃圾。

  她還告訴記者:“我聽說這里曾經有人從樓上扔下沾有糞便的褲子,甚至連糞便也拋下樓,惡心死了,搞得我們每次經過這座組屋底層時,都得快快走,以免中招。”

 

最高罰款1000元

  被攝像機拍到亂拋垃圾的居民將被控上法庭。根據新加坡法律,這類案例的刑罰最高罰款1000元,或判不超過12小時的垃圾蟲勞改。

  至今年7月為止,新加坡環境局所接到的高樓拋垃圾投訴已達4108起,去年全年的投訴案例為5232起。

  新加坡環境局也告訴本報,2003年至2012年6月間,共發生43起高樓拋物案件,共有33人被抓,其中三人為重犯。

  曾就新加坡本地亂拋垃圾情況進行研究的新加坡國立大學社會學系副主任鄭寶蓮副教授認為,這些屢犯者有反社會行為,即使他們被抓被罰,還是不會害怕,顯示他們確實有問題。

  新加坡公共衛生理事會主席陸圣烈受訪時則指出,這些高樓拋垃圾的居民完全不在乎別人的安危,他們有些是養成了壞習慣,有些則純粹是自私自利,全都該受到教訓。

打印】      【關閉窗口
  熱門內容
阿拉丁神灯免费试玩